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  complient  testMyusheRdhEKt  9529  asNyqpJzuKYNzj  as9071915

猪圈里的科技战事

  每一个猪场老板都是产品经理,任务是拼命压缩成本,此时技术进入的时机和姿态就显得尤其重要

  刘以秦 | 文  

猪圈里的科技战事

  精气神养殖基地带猪脸识别的喂养机,食量不足的猪才能通过栏杆进食。摄影/本刊记者 刘以秦

  还未进入猪场,浓烈的臭味就扑面而来。这里是脚下的精气神山黑猪养殖基地,虽是预约访问,但孙延纯看到我们时仍感到紧张。

  提前48小时无菌环境隔离,全身消毒,穿上两层防护服,再戴上帽子口罩,确认无误后,才能进入已经全封闭的养猪场。

  自从非洲猪瘟开始爆发、蔓延,几乎所有的养猪场都开启了全封闭管理,严禁任何外来人员和物品进入,稍有不慎,只要有一头猪染上猪瘟,整个养猪场就要直接关门。受疫情影响,今年3月,中国生猪存栏和母猪存栏分别同比下降18.8%和21%,下降幅度是近十年最大值。

  孙延纯是吉林精气神有机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他之所以愿意冒着风险,打开猪场大门,是比规避疫情还要迫切的展示智能养猪成果的愿望。2019年5月,京东集团宣布投资这家养猪企业,双方并未透露具体投资金额和估值,同期达成的协议,还包括将为这家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企业输出新科技,共同探索人工智能养猪。

  孙延纯还有一个私心。相比占据市场主流的白猪,精气神养的黑猪市场定位更高,一些消费者愿意为黑猪肉付出更高的价格,脱颖而出需要品牌效应,孙延纯需要补上这一课。

  富二代出身的京东数科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新兵,成名作是“猪脸识别”,让AI养猪被更多人了解的同时,也收到了大量质疑。

  “我不明白猪脸识别的意义是什么?”集团副董事长、厚生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航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说道,“耳朵上装个带芯片的耳标就能全部解决了。”

  质疑声背后,是中国养猪业乃至整个养殖业的技术升级浪潮到来。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吃猪肉的群体,每年全世界出栏的猪,有一半都进了中国人的肚子,但中国的养猪效率远低于欧洲与美国。

  养猪行业的两个关键指标是料肉比(每公斤猪肉需要消耗的饲料数量),以及PSY(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)。在丹麦,PSY可以做到30,主要发达国家在22-28之间,中国的平均数字是16,头部的养猪场可以做到22-24。在美国,料肉比平均约为3.97,中国平均约为7.82,差距明显。

  对于迫不及待想将技术落地的科技公司们来说,这是富矿,也是一座最难开采的矿山。

  窘境

  进入猪场不远,是一个堆满了机器的厂房,摆放着一整套粪便干湿分离的设备,这是整个猪场味道最浓烈的部分。

  粪便处理流程是很多养猪场的痛点,处理不好就会造成污染问题。此前将这一流程处理到极致是网易,网易宣称,经过处理之后,能够直接流出清水,达到可饮用的水平。

  孙延纯去参观过网易的养猪场,当他拿到那杯清水时,鼓足勇气尝了一口,然后他就后悔了。“没有有害物质的水当然可以喝,但是谁会真的想喝?”他佩服互联网公司的宣传手段。

  站在嗡嗡作响的机器面前,孙延纯向我们讲解粪便回收再利用的流程。脱水后的干物质从机器出口喷出,距离他的脸只有10厘米的距离,但他习以为常。

  孙延纯的父亲1991年创办了精气神,2001年,孙延纯从计算机专业毕业,他对养猪毫无热情,甚至有些排斥,不想接手家族企业。他用爱因斯坦的名言回绝父亲:“热爱是最好的老师。”

  热爱很快被现实打败,他试着做一些小生意,包括开饭馆、开网吧,都没折腾明白。无奈之下,他被迫接受父亲的安排,先从猪饲料装卸做起。

  “谁愿意去养猪呢?”他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  也有人主动进入这个行业,又失望离开。

  江西的周东亮1997年开始养猪,养猪需要前期较大规模的投入,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前期投入了几百万元,2007年,他们在江西鄱阳县追加投资1400万元,建了一个中型养猪场。

  高峰时周东亮的养猪场一年可以出栏3万头猪,十几名员工。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生意,但他觉得,这是一条不归路。

  “前期投入大,后续的收入却并不稳定,有时亏有时赚,赚了钱一部分要用来还债还贷款,另外一部分要投入到猪场的改造升级里。”周东亮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

  不少人对养猪行业的印象,一是落后,在农村随便圈块地就可以养猪;二是利润可观,只要能够出栏,就有收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