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  complient  testMyusheRdhEKt  9529  asNyqpJzuKYNzj  as9071915

刚刚"而立"的在线教育怎样才能做到"不惑"?

在线教育在去年惨遭滑铁卢的原因,就是其运营模式上逐渐脱离了教育行业固有的内容主导,转为了互联网通病的模式主导,而这也是教育触网后的最大弊病。

开学日是补作业的最后通牒,而作业作为教育行为中验证学习内容,让学生把知识熟练运用的手段,一直是教育活动中的常青树,多方对作业问题的关注也侧面反映了时下公众对于教育行业的重视。

互联网下半场到来之后,流量获取变重,流量与服务的质量成为整个互联网生态的关键,而在此衍生下的AR、AI、区块链等等技术性赋能成为公认的时下乃至未来的发展方向。在此基础上倒逼着社会更加关注人才的培养,教育行业地位越发提高,而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时代教育行业的衍生物,同样备受关注。

CR4值极低的在线教育:减负与刚需双边增幅下的最好时代

能够迅速炒火炒热一个行业的最有力武器是资本,而资本的导向又受制于行业是否有发展盈利的价值,对于一个行业是否是蓝海,很直观的判断点有两个,一个是需求与频次的问题,另一个是准入门槛与竞争难度的问题。

在线教育能够在近年来屡创新高,成为新兴的资本蓝海,就是源于这两方面的兼顾。

从需求与频次上说,教育本身就是每个用户都能涉及到的刚需,而在整个教育行业中,在线教育的市场蛋糕够大,其中占比最终的还是K12,而近几年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目前呈现出一个巨额增长的态势,在2017年甚至一度达到51.8%。

如今也正是处于提倡减负的大环境,2018年12月28日,国务院还印发了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,俗称减负三十条的文件,该文件从校内的考试、作业到校外培训机构的资格审查都做了全面的规范。

但是就目前教育的情况来看,减负并不等于减压,学生的升学就业压力依然存在并呈现上升趋势,好大学、好文凭的最直观获取方式还是成绩,即使整个社会的风气、政策都在向素质教育进步,这些仍然是当下学生不得不思考的现实问题。也因此受制于这种现象,让在线教育在家长与学生中的需求地位提升。

从准入门槛与竞争难度上说,我们都知道教师与教材是所有教育行业的核心资源,而这些方面的来源是可以资本的催化下迅速获取的,因此投资方更多的重心集中在管理与发展上、

而且在线教育属于一个没有边际成本的行业,在一般行业中,企业的边际成本随规模的扩大而缩小,前期大量投入,到后期其就不再需要很高的成本。就像小米利用边际成本的作用,强行拉低了整个智能机行业的价格博得智能手机行业的一席之地。

而在线教育不同,每一位老师的可授课量与同时能够教导的学生数量是有限的,不会因为教师的数量增多而减小教师薪资支出,而且每一位教师的培养与招聘也都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,成本与时间过程也是相对固定的。

教材方面也是如此,虽然教材在互联网赋能下如今除了传统的书纸类教材之外,也多了音频、视频等资源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企业支出压力。但教材也是有阶段更新性,必须跟着时间以及学校课程变化而变化,这方面的边际成本也逐渐失效。

这些情况导致了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CR4值极低,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结果来看,截止去年,在线教育主导的K12线下课外辅导行业在中国的CR4值还不足5%。也就是说别说垄断,中国在线教育甚至都没有形成某一企业的独家领先,作为行业龙头新东方、好未来、VIPKID也只能分到1%-2%的蛋糕,属于从巨头到微末,多格局企业林立,高度分散的局面。

这也就意味着在线教育的竞争难度并不大,对于国内的在线教育市场来说,大企业与小企业的核心竞争只有待遇与环境,难以形成垄断。这就使得多垂直细分领域的在线教育足够支撑起百花齐放的局面,也因此在线教育成为资本导向的新兴蓝海。

重模式的赛道网格:盲信蓝契斯特法则的教育寒冬

但在线教育这课常青树自去年起也迎来了寒冬,以往的资本寒冬对教育类行业其影响都不大,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;09年的金融风暴;13年的堰塞湖期等等,诸多行业都受到冲击,但教育类行业却一直稳坐钓鱼台,稳步提升。

但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2018年美股上市的中国教育企业市值普遍大跌,新华教育市值从42亿元跌到29.7亿元,希望教育从108.5亿元跌到66.2亿元,扑新教育从125,9亿元跌到32亿元,尚德机构从121.3亿元跌到44.8亿元。

有媒体报道,在2018年中,即使是在线教育两大巨头的日子并不好过。6月新东方股价跌至80美元以下,好未来股价暴跌15%,触及30美元,瞬间蒸发约20亿美金市值。而且去年上半年刚刚上市的教育企业,在下半年集体迎来了股价的暴跌,尚德、朴新高低点跌幅达82%,新东方在线的上市计划也暂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